金沙js333娱乐场

您的位置 : 金沙js333娱乐场 > 小说库 > 言情 > 贵妃当道

更新时间:2019-06-20 16:32:57

贵妃当道 连载中

贵妃当道

来源:掌文 作者:类型 | 古代言情分类:言情主角:莫兰赵祯

火爆新书《贵妃当道》是类型 | 古代言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莫兰赵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温成皇后张氏,宋仁宗宠妃,幼入宫。庆历八年十月,封贵妃。至和元年正月,温成薨逝,宋仁宗悲痛不已,辍朝七日,自制挽歌词,以皇后之礼为温成发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殿中寂静似坟,风声灌耳,凌乱的击打着莫兰的心绪。她身形虚弱,面色苍白,如落叶般立着,摇摇欲坠。

掌印大监声音肃穆,"昨晚你一宿未归,私通侍卫亲军楚子夫,惑乱宫闱,可知其罪?"莫兰所想一直为暴室敛尸之事,犹还可镇定,忽闻楚子夫名姓,惊惶莫名,手脚都软了几分。胸口顿如猛火油煎,烧得心痛。

便是死,她也绝不要拖累他!

耳畔一声厉喝,"莫要使伎俩,快快招来!"

莫兰打定了主意,心神渐渐平定,待跪下时已能从容自如,她叩首道:"奴婢冤枉!奴婢昨日染了风寒,软绵绵在床榻昏睡一宿,连晚膳都未曾吃,更勿提一夜未归!请大监明察。"又朝尚食局典膳尚宫沈三如大娘子哀泣道:"奴婢在沈大娘子底下当差已久,从未惹是生非,更不曾与男子有过丝毫牵扯,请沈大娘子为奴婢作证。"

沈三如与莫兰同为尚食局宫女,若有人真想谋害莫兰,到头来亦是给尚食局抹黑,沈三如顾全大局,面色沉沉朝大监福身道:"此奴婢在御前奉茶已三年有余,做事勤勤恳恳,从未听过有所疏漏。惑乱宫闱乃是一等大罪,还请大监明察秋毫。"又将声量兀然抬高,气势恢宏:"如若不能拿出确凿证据,那些乱嚼舌根胡言乱语之人,尚食局必定要追究到底,以正宫闱。"语毕流露稍许的凛然,"这也是尚食局掌印大监的意思。"

大监面无表情,扬扬手,"慧茹。"

右侧后门走出一年轻宫女,径自跪在莫兰身侧,娓娓说道:"回禀掌印大人,奴婢昨日从慈宁殿出来,经由文德殿时,见莫兰娘子匆匆而过,往玉津门侧边的夹道走。奴婢心下诧异,正要提醒她快到落锁的时辰了,却见玉津门的亲军侍卫楚子夫迎面而至,与她交谈甚是熟稔。不出一会,楚子夫就带着莫兰娘子从偏门走了,直到落锁都不见回转。"

莫兰心中犹如大鼓小鼓落盘,昨夜她出走暴室,无名无分,因与楚子夫熟识方可来往自如。她做事素来轻巧谨慎,行走时一路裹着斗篷,未料会被人撞见。

司正尚宫问:"你可听清他们说了什么?"

慧茹回道:"他们悄言细语,又有风雪声遮掩,奴婢什么也未曾听见。"

大监点点头,脸上稍有活色,"昨夜风大雪厚,十步内不见人影,你何故咬定是亲军楚子夫?"慧茹道:"一来楚子夫与莫兰娘子交好之事奴婢早有耳闻,二来我问过李美人身边唤涴苾的。昨日戌时她陪李美人往福宁殿侍驾,瞧见玉津门当值的正是楚子夫。奴婢去殿前司查过当值记录,发现昨日根本未有安排楚子夫当值。奴婢以为种种巧合难免不被生疑,又怕两人惹出更大的祸端,实不敢隐瞒才禀明了尚正局司正尚宫。"

莫兰心神颤栗,如有千斤的铜铁压在她的头顶,越是如此,她越是不敢露出颓丧之意,遂扬起脸,说:"此乃虚妄之言。若要与人私会,又怎会让你瞧了去?"

"那时天已大黑,雪又下得密集,你们在灯火明处,奴在夹道阴暗处,是你们未曾发现奴罢了。"慧茹施施然回答,言辞措措。

莫兰冷斥,"你又是为何在玉津门经过?行事岂非太过凑巧。"

只见慧茹忽而抬头,眼露恭敬傲然之色,朝太后寝宫慈宁殿方向拜了一拜,"杨太妃在慈宁殿处置了御前的奉茶女官,奴婢奉命去暴室监工,事毕往慈宁殿回话,正好戌时路过玉津门。"又朝外扬扬脸,有宫女会意,走至殿门口拍手,外面便有人闻声而来。

"奴家叩见大监。"

莫兰乍然一惊,指尖麻木颤抖,稍稍斜身往后看,果真是暴室收了自己铁钱的小太监。她再也无力强撑,手心连袖口都攒不紧,木棍似的摊在膝盖上,浑身瑟瑟。

掌印大监威严赫赫,"底下何人?"

小太监叩首:"回禀大监,奴叫王清从,在尚正局暴室司当值。"

慧茹接话说:"昨日奴婢在暴室监工之时,正是王公公负责为罪奴收敛后事。"

王清从抬起头,对大监道:"正是如此"。说完从袖袋中拿出一只熠熠生辉的银制雕纹**臂钏,道:"当时慧茹娘子瞧着春竹去得可怜,便将这臂钏交予奴,让奴将此物同春竹一并葬了。奴瞧着实在可惜了这臂钏,这才又拿了回来。"

慧茹额间点地,"是奴婢糊涂,瞧那罪奴身无着物,十分凄惨,怕阴魂不散扰了后宫清净,想以臂钏陪葬以求魂魄安慰。今儿早才想明白,后宫自有皇荫庇佑,阴魂野魄哪敢造次,现下心里早已后悔了。"

大监颔首,道:"此事不究。"他指尖冲着莫兰,低沉喝道:"你可还有话说?"

莫兰只觉全身滚烫,唇干口燥,勉强抬起双手,却手心僵硬,无力打开。她以手腕撑地,气若游丝道:"事已至此,奴婢只好请亲军楚子夫大人过来对峙,一问便知始末。只是楚大人在御前颇为宠信,奴婢唯恐惊扰了皇上。"说着,她抬头对大监道:"奴婢不敢妄语,昨晚奴婢确有在戌时末分出了玉津门,但确未与楚大人有过私往。请大监明察。"

掌印大监见莫兰面颊惨白,却无丝毫惧怕之色,心下诧异。又听见她婉婉道:"昨晚春竹…没了,奉茶司一时缺人添补,周公公便遣了小太监过来唤奴婢去御前当值,过玉津门时正好戌时末分,直到寅时奴婢才抽身回了翠微阁。如若不信,大监可遣人去问周公公身边的得力的徒儿魏正,一问便知。"

慧茹心细,尖嘴道:"魏正不过是司天监的小太监,又与你交往过甚,说话不足以为信。不如请在慈宁殿当值的尚仪司女官片影小娘子来,她品阶虽低,却是太后娘娘面前的人儿,说话自然让人信服。"

不出一会,没等莫兰反应,片影便已由宫女领上殿中。她银灰对襟袄子下系着一袭玫色长裙,在阴沉蔼蔼的大殿里愈显娇艳。她对着首座遥遥拜下身去。大监赐了座,片影挨着凳边坐了。她扬声道:"昨日妘丫娘子照例让奴婢去翠微阁询问皇上的吃食,正好是交班的时辰,屋里没人。奴婢看外屋的烧炭快要熄了,就寻了黑炭添补,岂料弄脏了脸。奴婢与莫兰、夏芷向来熟稔,便自作主张进里屋拾掇。正巧看见妆奁底下压着青布,先还以为是新作的鞋面,扯出来一看,才知竟是男人戴的璞头软巾。奴婢惶恐不已,才禀明了妘丫大娘子。"

莫兰听着片影娓娓道来,心中惶然惊恐。她万万没有预料,陷害自己的,竟然会是身边之人!昨儿片影还不动声色托付自己买煎夹子,短短一夜,竟要置她于死地!

黑夜落雪簌簌有声,一片一片覆在莫兰心尖,冻彻寒骨。

若在平日此时,莫兰早该下值缩卷在被窝里,或翻一两页诗词,或绣几针鞋面鞋垫,最不济也该在御前茶水房里烤着火侍奉皇帝茶水。皇帝一向宽厚平和,甚少惩戒宫人,每日如无要事,便早早歇息,撤掉大半的宫人。宫人们心照不宣,都以去御前当值最为尊贵闲逸。

素白纱灯上画着青松明月图,一块块斑驳的黑影映在莫兰脸颊,越发显出凄凉悲戚。她双眸裹泪,贴着冰凉的地面,又急又怒道:"自入宫以来,奴婢从未私自见过男子,何来什么璞头软巾?怕是片影娘子看错了罢。"

片影冷哼一声,从宫女手中接过一物,抛至莫兰眼前,"你自己瞧瞧罢!"

沈三如大娘子见片影气焰嚣张,正是焦急,又听莫兰笃定道:"奴婢从未见过此璞头软巾!"一时转念,沉下思绪,安心恬荡的说:"翠微阁属尚食局奉茶司宫女住所,人多口杂,平日又未有防范,若有歹人存心要栽赃,也极为易得。再者,想知道这璞头软巾来自何处,岂不容易?尚服局掌管宫中衣物布匹调度,请典衣尚宫一瞧便知此物来龙去脉。"

片影脸上微微一滞,瞥眼看着慧茹,慧茹六神无主,脸上却十分镇定自若。

掌印大监派了小太监去请典衣尚宫。

典衣尚宫将璞头软巾拿在指间摩挲,又细看了针脚线头,许久才道:"若未记错,这布匹应是乾兴元年当今圣上登基时,蜀地运司锦院进贡的蜀锦。因那年雨水下得极少,故蜀锦产量不多,精工细作出来进贡到宫里才十二匹。太后做主将六匹色调端雅素净的赏给了去先帝守陵的太妃宫女,后又将四匹赏给了几位婕妤、美人,余下两匹则给了杨太妃。若单说这布料,并不能看出什么,只是这针脚倒看着眼熟。"

典正尚宫开腔道:"逢年过节,上位赏布匹给得力的奴才为常事,奴才间又有私自相赠的,莫兰无意得了倒也未可知。"典药尚宫四娘子笑道:"布匹易得,但针脚手法确是学不来的。"说着从袖口处两指顺出一条帕子,道:"王尚宫瞧瞧这手绢,此乃去年我生辰时,莫兰送的贺礼,上面绣了几朵菊花,您可拿去比一比。"

王尚宫拿着手帕往灯下一瞧,只见四寸手绢上绣着五朵开至烂漫的金色秋菊,飞舞着一蜂一蝶,色线富丽典雅,用了齐针、缠针、套针、切针、滚针等五六种针法,针法极细密,栩栩如生。她不禁脱口而问:"你便是奉茶司的张莫兰?"

莫兰忙回道:"正是奴婢。"

掌印大监暗暗吃惊,问:"王尚宫,张莫兰可是你认识之人?"

王尚宫正色道:"我并未识得此人,只是听身旁的宫人提及过,偶然见过一次她的绣品罢了。如若说此人祸乱宫闱,我实不敢信。"

小说《贵妃当道》 02.莫兰受罚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逆袭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