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333娱乐场

您的位置 : 金沙js333娱乐场 > 小说库 > 都市 > 头狼

更新时间:2019-06-20 15:43:39

头狼 连载中

头狼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寻飞分类:都市主角:王朗江静雅

主人公叫王朗江静雅的小说叫做《头狼》,它的作者是寻飞创作的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来我只想老老实实的当条哈巴狗,可他们瞧不起我,硬生生的把我逼成一头狼!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胡乱瞎琢磨着我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可能是心里有事儿的缘故,第二天天不亮,我就醒了,结果没想到钱龙和卢波波这俩没心没肺的玩意儿起的比我还早。

我刚睁开眼就看到他俩往出走,等我套上鞋撵出来,俩虎犊子已经没影了。

我赶忙掏出手机拨通钱龙的电话问,你俩干啥去了?

钱龙轻声回答:“买点早餐,最多半个小时就回来。”

放下手机后,我又掏出借条观察起来,侯瘸子给我的这张借据是复印版的,欠账人叫赵黄河,一个七八十年代再常见不过的名字,我估计跟我爸的岁数应该差不别。

侯瘸子告诉我,这人自己开了家小彩印厂,手里绝对不差钱,就是死赖着不给。

换个角度想,侯瘸子是什么人?敢赖他的皮,首先证明这个赵黄河绝对不简单,蛮干指定行不通,那应该咋整?跪下来给他磕几个响头哭惨吗?

我烦闷的点燃一支烟,盯着袅袅升起的烟雾陷入了思索当中。

二十多分钟后,钱龙给我打电话让我出门。

走到胡同口,我看到他俩正蹲在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前面吃包子,我踢了一脚面包车的前轮胎疑惑的问:“哪整的车?”

“找我哥们借的。”

“皇上租的!”

钱龙和卢波波异口同声的回答。

钱龙瞪了一眼卢波波咒骂:“你奶个哨子的,敢不敢有点默契。”

卢波波讪笑着缩了缩脖颈,随手递给我一杯豆浆没吱声。

我没好气的撇嘴嘟囔,租这玩意儿有鸡毛用。

钱龙一口将包子塞进嘴里,拨拉两下自己油乎乎的头发歪嘴笑道:“社会人办事必须讲究排面,咱仨人蹬个破电驴子去讨账吧,到地方人不得把咱当要饭的撵出来啊。”

“尽鸡八整没用的。”我吐了口浊气,拽开车门钻了进去,冲着他俩喊:“不麻溜走寻思啥呢,社会人!”

钱龙打着汽车,载着我和卢波波顺着新城区的方向驶去。

我们县城没多大,总共就分个新城区和老城区,老城区相对来说比较热闹,人多车也多,不过自从政府迁到新城区以后,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县城将来的发展重心肯定在新城区。

新城区又叫工业园,政府和各种职能部门都在那头,县里头的几个高档住宅小区也都建在新城区,不过毕竟没钱人还是占多数,所以相对来说稍稍有些冷清。

债主赵黄河的彩印厂就在新城区,车子行驶开以后,我发现后排座上扔着三四根半米来长的铁管,钢锯、改锥还有把小号的铁锤,卢波波正挥舞着一根铁棍,满脸全是被人踩着篮子似的凶狠样。

我吓了一跳,忙不迭问他:“你特么要干啥?”

卢波波龇牙憨笑说:“我不寻思待会要账的时候必须得狠嘛,提前适应一下角色。”

我无语的骂了一句:“适应个篮子,你瞅瞅你俩都鸡八找的什么武器,咱特么是去要账还是给人干水暖活?行了,赶紧把那点破烂收起来吧,敢赖侯瘸子,你们自己品对方是啥级别的。”

“你意思是智取呗?”钱龙侧头问我。

我眯眼反问:“你有智没?”

“当我没问。”钱龙拨动两下方向盘,加大脚下的油门。

我瞅了眼钱龙,又透过后视镜看看坐在后面的卢波波,一瞬间脑袋都大了,领着这俩爹去讨账,困难程度真不亚于带着四个曾志伟参加男篮锦标赛。

二十多分钟后抵挡新城区,按照侯瘸子给的地址,我们很快便找到了那家彩印厂,看到厂子的规模,我忍不住再次问候了几遍侯瘸子他母亲。

这特么哪是小厂子,厂子占地面积至少有两三个足球场大小,正门口有电动升降杆,汽车进出需要门卡,四五个服装统一的保安站在两侧。

这会儿正好是上下班时间,不少穿着浅灰色工作服的男男女女进进出出,每个人脖子上都挂着工作牌,没工作牌的根本不让进。

我们把车停在路对面,钱龙扭头问我:“咋办?”

我吐了口浊气撇嘴骂了句“凉拌”,直接推门下车,朝着大门口处走了过去,钱龙和卢波波也赶忙跟了上来,瞅我们仨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一个一米八多的保安抻手拦住我问:“你们是干嘛的?”

“找人!”我硬着头皮继续往里闯。

那保安不耐烦的一把推在我胸口呵斥:“找人去那边登记。”

钱龙梗着脖颈将衣服领口往下拽了拽,故意露出胸口五块钱贴的纹身贴瞪眼叫板:“铁子,你是不是有点赛脸?怎么跟社会人对话呢!”

“诶**,农村黑涩会呗!”那保安歪头一笑,朝着自己几个同事挥了挥胳膊,四五个保安瞬间涌了过来,有俩手快的已经把腰上别着的橡胶棍攥在手里。

上下班的那些男男女女们也不着急走了,全都抻长脖子看热闹。

瞅对方一个个人高马大,我们仨绑一块都够呛干的过其中一个,我挤出一抹谄笑,从兜里掏出烟盒给他们散烟:“大哥我找你们赵总有点急事,他是我表舅。”

听到我说是赵总的亲戚,领头的保安面色稍微缓和一点,摆手拒绝我递过去的烟,公事公办的说,赵总不在,有事打他私人手机,别从门口妨碍上班。

钱龙蹦起来指向保安咒骂:“尼玛币,跟谁俩呢?”

我赶忙拽住他,跟卢波波使了个眼色掉头往我们停车的地方返回。

坐进车里,钱龙仍旧像个暴躁狂似的喊叫:“郎朗,你刚才要不拽着我,我指定把那狗篮子脑瓜踢碎。”

我烦躁的骂了一句:“别吹牛逼了行不行,你瞅瞅自己双腿这会儿是不是还哆嗦着呢。”

钱龙小声嘀咕一句,我那是气的。

卢波波犯愁的递给我一支烟问:“朗哥,连门都进不去,这账咱咋要啊?”

我揉搓两下太阳穴无奈的说:“先等着吧,侯瘸子说赵黄河开辆黑色奥迪,车牌位数556。”

我们仨从清早一直等到傍晚,直到天完全黑了,也没等出来一辆奥迪车,一直捱到晚上十点多,我看实在等不出来了,招呼钱龙打道回府,寻思着实在不行,再找侯瘸子问下赵黄河的家庭住址或者手机号啥的。

钱龙边开车边碎嘴的骂了句:“这账要的真鸡八磕碜。”

往回走的路上,杨晨给我打电话,说是摊上太忙,问我们有没有时间过去帮忙,我一琢磨侯瘸子这个点不一定在麻将馆,明天找他也一样,就应承下来。

回到老城区,钱龙去还车,我和卢波波先一步到杨晨的烧烤摊。

正如杨晨电话里说的那样,烧烤摊上的生意火爆到极点,七八张桌早就人满为患,还有几伙人在旁边等着。

杨晨忙前跑后的添桌子,昨天那个叫大军的男人在烧烤架后面翻烤,和平常不同的是,烧烤架前面居然吊着半只羊,客人指哪,大军帮着割哪块的肉。

让我意外的是紧挨着杨晨的另外几家烧烤摊生意却异常的冷清。

我边帮杨晨搬桌子,边调侃的问:“今天啤酒不要钱啊?咋这么老些人?”

杨晨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子,笑呵呵的说:“狗屁,军哥说现在的人就乐意吃口新鲜的,下午我俩从市场买了头活羊,军哥让我搞活动,说凡是来咱家吃烧烤的只要拍照发朋友圈并署名地址,就免费送五串,这不一传十,十传百,全传开了。”

“一只羊就剩一半了?”我愕然的张大嘴巴。

杨晨搓了搓鼻子说:“这是第二只,郎朗你先帮忙,我打电话再联系几件啤酒。”

看着手舞足蹈的杨晨,我由衷的替他高兴,不由多看了几眼烧烤架后面站着的大军,这家伙属实牛逼,不光割肉、串串的速度嗷嗷快,而且脑子还活泛,一般人还真想不到利用朋友圈招揽生意。

就在这个时候,我脑后突然传来一道似曾相识的女声:“老板,还有没有空位吗?”

小说《头狼》 013 这账要的真磕碜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灵异小说
  3. 武侠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