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333娱乐场

您的位置 : 金沙js333娱乐场 > 小说库 > 玄幻 > 纨绔修仙

更新时间:2019-06-12 18:06:52

纨绔修仙 已完结

纨绔修仙

来源:朝夕阅读 作者:帅气的我分类:玄幻主角:秦风香菱

小说主人公是秦风香菱的书名叫《纨绔修仙》,它的作者是帅气的我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修仙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拳镇山河,脚踏大地,纨绔少年踏上修仙路,誓要登临武道之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洲作为枫国九洲之一,幅员辽阔,纵横十万里,境内的修炼门派更是大大小小多不胜数。

可这诸多的修炼门派之中,有实力不将任何世俗实力放在眼中的,也就只有水月门了。

水月门中拥有的修炼者具体数字不明,传言有说多达成千上万者,也有说只有寥寥的十多人而已。

但就算是水月门中只有一个人,也无人胆敢小瞧于它。

相传,在百年之前,有一位从汴京下来的将军路过云洲的时候,与水月门结下了恩怨。这位将军一怒之下,调集了数万大军,将水月门围得是水泄不通,但是据说水月门却只是出来了一位修炼者,只用了一剑。便让上万精兵陨落。

余者士卒将军见此,尽皆不战而逃。

事后,枫国朝廷不仅没有怪罪水月门,反而还将这位有着劳苦功高的将军亲自押解到了水月门,交由水月门处置。

此役过后,不仅让世人再一次见识到了修炼者的逆天实力,也一举奠定了水月门云洲第一修炼门派的地位。

而从此之后,妄想进入水月门的人类,也就自然从者如云,挤破了脑袋也想进入其中了。

他们的目地只有一个,只为一朝能够登于九天之上,成为那立于巅峰傲视天下苍生的修炼者。

今天,虽然不是水月门招收弟子的日子,但是水月门的门前依然跪着三个希望能够进入水月门,一飞冲天的人。

一个孩童,一个青年,还有一位美貌的女子。

这三人已经不知道跪了多久,就连先前那血云降世之时,这三人都是跪在地上,没有丝毫的移动,可见他们的坚定修道之心。

对于秦风来说,孩童与青年自然而然的略过了,倒是那美貌的女子,令秦风心中有些痒痒,想要一亲芳泽。

其实论容貌,跪在地上的此女虽然也算得上是一个美人,但是对于出身在世家大族的秦风来说,见过的美女不知凡几,此女也不过是中等之姿而已。

真正令他心痒痒的乃是此女的那一股妩媚之气,那是一种媚到骨子里,能够调动男人肾上腺素的妩媚,而且妙就妙在,眼前此女的妩媚完全乃是自然生出,并不是刻意为之的,与他隔壁家那两位刘姐姐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存在。

"要是能够将此女与两位刘姐姐一同放在床上...”秦风正在幻想自己美好生活之时,一声重重的冷哼,让他清醒了过来。

看到父亲铁青的脸色,秦风顿时浑身一震,脸上堆起了讨好的笑容,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

秦风这个人虽然从小天不怕地不怕,老虎**也要摸一摸,但是惟独面对他的父亲之时,却极为害怕。

眼见秦风一脸讨好的笑容,秦敢天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没有责怪,而是语气淡然的道:“只要你能成为修炼者,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

说完之后,留下还在发愣的秦风,迈着一双脚步,向着水月门的大门走去。

秦敢天只是叹息却没有如同往常一般对他责骂,这让秦风不知道为何心中很不是滋味,在这一刻心中甚至升起了一种想要改变,成为秦敢天希望他成为那样人物的想法。

不过随即他便将这个想法抛开了,从小的时候他就很清楚的发现,虽然他父亲在整个秦家说一不二,也很威风,但那却是基于秦敢天为秦家兢兢业业的结果,为了维持秦家,他父亲不知道有多么的操劳。

让他变成一个为了家族抛弃一切玩乐的圣人,秦风实在难以办到,要知道秦大少梦想的生活可是饿了有人喂饭,冷了有人暖床,没事溜溜小鸟,捉弄一下美女的舒服日子。

至于那为家族操心的事情,到时候随便指派几个得力的下人也就是了。

不过虽然对于做他父亲那样的人物抛开了,但是秦敢天的话,却是彻底的将秦风心中的那一团火给点燃了起来,现在满心幻想的就是成为那修炼者,从而能够征服天下的女子。

回味般的狠狠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妩媚**之后,秦风紧跟着秦敢天的脚步,向着水月门的大门走了过去。

秦敢天作为秦家的家主,在云洲也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大人物,即便是遇到云洲府令,守备大将,都完全可以平起平坐,一派世家大豪风范。

但是此时,却如同一个行事谨小慎微的老者一般,走到水月门前,将大门上那一对铜质的门扣敲响了起来。

等待了片刻,传来了脚步声,随后门被从里面慢慢的开启,露出了一个人大小的缝隙出来。

“干嘛?”从门缝之中,一个老者施施然的走了出来。

这出来的老者,满头白发,身材瘦弱,一袭粗布麻衣,看似弱不禁风的样子,让秦风实在怀疑,如果此时吹起一阵风的话,会不会将这个老头就这样给吹走了。

但就是这样一个毫不起眼老头,身为秦家家主的秦敢天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脸上堆起笑容,自怀中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老者:“这是贵门张仙师的信件。”

秦风亲眼看到,其父秦敢天递过信封的同时,也将一块澄黄的金锭,一同交给了老者。

老者倒也是毫不避忌,接过金锭掂量了几下后,一双已经快眯起来的眼睛,睁开了一点,露出了笑意,似乎十分满意秦敢天的孝敬。

做这云州第一门水月门的门房虽好,就算是在怎么显贵的达官贵人到了这里,也得对他客客气气的,但是由于水月门收徒极其严格,导致每年能够进入门内的弟子寥寥无几,这也使得他一年内几乎没有什么进账,现在秦敢天一出手就是一块金锭,老者在打开信封的同时,心中却在盘算,这么一块金锭应该足够他买到不少好酒了。

秦敢天递过去的信封,乃是水月门张天林仙师的推荐信,为了这封推荐信,秦敢天可以说是花了无数重金,还托了几个人情,好不容易得来的。

信中的大意,就是将秦风收录进水月门,成为一名正式的弟子。

看完了信中的内容无误后,老者抬头看向秦风道:“秦风是吧?”见秦风点了点头,老者将那扇古老的大门拉开了一点,道:“那你进来吧!”

语气淡然,丝毫没有刚才还收过金锭应有的奉承。

秦敢天点了点头与秦风欲进入门内,却被老者伸手拦了下来,指了指秦风,“我说的是他可以进来,却没有说你也可以进入门内。”

秦敢天何等人物,其跺一跺脚,整个云州可是都会震动的存在,如今却被一个门房拦了下来,心中虽有千般怒气,但脸上却还不敢有丝毫显露,嘴上连道:“我懂,我懂。”

说话的同时,再从袖中掏出了几块金锭递了过去。

谁知先前还泰然接过金锭的老者,此时却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水月门规定,除本门弟子外,唯有修炼者可以进入,违者一律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好大的口气。就算是枫国的皇宫大内只怕也没有如此的霸道,如此的煞气。

“父亲。”秦敢天不敢动怒,秦风却是不愿看到老父受气。

要知道秦风虽然顽劣不堪,一副二世祖的模样,生平最怕的是他父亲,但是他生平最敬重的却也是他的父亲,丝毫见不得他父亲受到任何的委屈。尤其现在秦敢天还是为了他而如此。

“风儿。”看到秦风二世祖的痞气就要发作,秦敢天赶紧双手死死的将秦风的拳头握住了。

看到父亲对着自己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神紧紧的盯着自己,秦风长长的呼吸了几口气后,紧握的拳头才渐渐的松了开来。

“父亲放心,风儿虽然顽劣,但必将苦心修炼,不叫父亲失望。”秦风眼见父亲眼神之中的神色,心中一酸,双膝跪地单手举天郑重的发誓道。

“好,好...”见到顽劣的儿子,终于开始懂事,秦敢天双手将秦风扶了起来,激动的道。

他虽然在整个云洲内都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大人物,往日更是被人在后面称呼为老狐狸心狠手辣,但他始终乃是秦风的父亲,眼看自己的顽劣子开始懂事,如何不欣喜不已。

“告别完了就快点进门,要知道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呢。”那看门的老者不耐烦的道。

秦风狠狠的盯着看门老者看了一眼,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戾气,他一介大少,何时被一个门房这样对待过。要是换做平常早就让身边的小厮将这老不死给揍趴下了。

看门老者对秦风的怨恨之意也不以为意,只是径直开始向着院内走去,看样子如果秦风不赶快跟过去的话,其只怕会直接将大门都给关了。一点也不在意秦风的大少身份。

“去吧!你要记住不论任何困难首先自己安全第一,只要有命在,别的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去争取的。”秦敢天拍了拍秦风的肩膀,面色严肃的道。

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家,身边没有呼呼喝喝的小厮开路,秦风感觉自己眼睛有点酸,一股离家的悲伤在他的心中升起,但他忍住了,没有让那丢人的泪水流下来。

他秦大少即便在怎么顽劣不堪,也知道现在流下泪水是会让父亲担心的。什么话也没有说,将眼泪泯了回去,秦风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即向着门内走去。

看到父亲的身影,随着大门的闭合,而消失在眼前,秦风好像失去了所有支撑一般,整个人甚至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样。

要知道,他从出生到现在,十十六年来,基本上吃穿住行一切都有人早就为他打点好了,现在骤然失去这一切,就好像失去了所有依靠一般,令得他心中升起了一些无助的感觉。

他终究才十六岁,少年的心性还未完全的消磨掉。更何况他这十六岁从懂事以来可就是一个纨绔二世祖的模样,哪里比得上那些早当家的穷家孩子心志坚定。

“跟我来。”老者看似吃力的将大门关上后,一双毫无光彩苍老眼睛斜斜的瞧了秦风一眼,就向着院内的深处走去。

“老东西,总有一日要让你好看。”秦风看着前面蹒跚走路的老者,心中不断咒怨着。

但是渐渐的,秦风咒怨不起来了,因为他跟着老者走了将近三个小时,却还没有走到那看似近在眼前,却好像永远也走不到的后院门,他们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一般。

“怎么,累了?”老者走了三个小时,似乎却没有什么疲惫之感,回首看着秦风待在原地不动,淡淡的问道。

“你个老东西都不累,少爷我怎么会累。”秦风很想这样盛气凌人的说道,但是以他那平日里娇生惯养的身体,在走了三个小时候后,早已经达到了极限,故而只得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下来。

“真没用,你进来时看到门外的那三人没有,他们可是一直在门外跪了一天一夜了,也没有有一点的叫苦喊累的,如果给他们一个进入水月门的机会,别说走这么一点路,就算是让他们受再多的苦,他们也会愿意的,真不知道张仙师为何会给你这样的废材写推荐信?”

“你居然把小爷与那几个废材来比?小爷身上的王者之风又岂是你能看出来的。”秦风听到这看门老者竟然把自己与几个凡人与自己相比,冷哼不屑道。

“王者之风!”老者斜着眼睛,随便的看了秦风一眼,打了一个哈欠道:“痞气十足,没有丝毫的王者之气,日后就算有所为,顶多也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人物而已。”

“你...”秦风气急,没想到被一个老不死的看门老头说自己顶多也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人物,可知他秦大少在整个云洲那可都是呼风唤雨之辈。

不过心中虽然怒火万丈,想要痛扁一顿这个看门老者,但无奈他在走了三个小时的路程之后,现在全身上下已经疲惫不堪,连挪动一下脚步都无力,就更别说抡起拳头揍人了。

“把这东西吃下去吧。”老者没有理会秦风那愤怒的想要杀人的眼神,慢慢的从他那粗布麻衣当中取出了一颗黝黑,手指大小圆球状的东西,抛给了秦风,“就当是换你父亲刚才的那锭金子。”

秦风鬼使神差的接过了老者抛来的黑色圆球,闻着上面还有些发酶的气味,顿时心中破口大骂,这样一颗烂渣,就能换取刚才那锭金子?

要知道秦敢天身为秦家这个世族大家之主,身上所携带的金子一般可都是十足的赤金,比市面上的黄金纯度不知道要高了多少,换到市面上,足够换取几百两银子的。

在这个十两银子就足以让一个四口之家,一年之内就过得舒服的年代,这样一碇金子,那可是足以让一个四口之家一辈子都过得安稳舒坦的。

“怎么,不想吃,那就扔了吧。”老者见秦风嫌弃的看着手中的黝黑圆球,随意道。

老者不说的话,秦风还真就将这闻起来都有些发霉的圆球给扔了,但老者一说,秦风的就像被踩着了尾巴一样,怎么也不能够这么简单的便听从这个老不死的话。

伸手将圆球往嘴里一抛,双眼挑衅似的看着老者,一副你让我扔,我偏要吃下去,气死你的表情。

但一吃下去,秦风就有些后悔了,这味道闻起来有些发霉的圆球,吃起来,更是苦涩无比。

要不是老者一副看透了他要吐出来的表情,他只怕早就吐出来了,而再将这发霉的圆球吞下去后,那苦涩无比的滋味,差点让他都快把胆汁都给吐了出来。

在强行的将那涌到喉中的酸水压下去之后,秦风还待讥讽老者几句,却突然感到全身一震,从脚底心开始,升起了一股凉气,凉气眨眼之间便游走于全身,让他整个人如同身处冰天雪地中一般,浑身冷得直打哆嗦。

“老...鬼,你给我...吃....的是什么?”秦风牙齿打颤,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忍一忍吧!很快就好了。”老者并没有理会已经快要冻成一个冰棍的秦风,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直接右手撑着头,斜睡在了地上。

“忍一忍?”秦风想要走到老头身边,将他暴打一顿,但是那从脚底心升起的寒气,却是越来越强盛,别说移动脚步了,就算是挪动一下都极为的困难,随着寒气的加强,秦风整个人忍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发起了寒颤。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在秦风感觉自己快要被冻死的时候,那升起来的凉气,如同来一般又突然消失了。

没有任何的预料,就好像这寒冷的气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妈的,你这老鬼,竟敢害小爷。”身上的寒冷消失,秦风适应了一下身体后,猛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发怒的向着老者走去,誓要将这老头的老骨头拆散。

“咦。”看到秦风一炷香的时间身上的寒气就消失了,原本斜睡在地面上好像已经睡着的老者,毫无光彩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精光,好像看见了什么稀奇的事物一般,也没见其如何动作,便已经站立了起来,如同发现了一个宝物一般,双眼正视着秦风,好生的打量了一番。

想要看一看,这个浑身痞气十足,没有一丝一毫出彩的二世祖究竟哪里有着不凡。可是在他的观察下,秦风与先前没有什么区别,还是那样的不堪,顶多也因为娇生惯养的关系,体质比一般的普通人要强上那么一丁点而已。

待到秦风挥舞出的拳头就要击中他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气势,没有任何预兆的从老者身上升了起来,而那他半弯的驼背身子,也在瞬间撑得笔直。

此刻的老者,哪里还有半分弱不禁风的样子,完全与那顶天立地的巨人没有两样。让人一看一下都忍不住的生出一股膜拜之感。

秦风被老者的气势所震,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心中不由得暗道见鬼,这样一个看起来就要进入棺材的老头,竟然也有如此的气势。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精力充沛?”老者说话的同时,浑身的强大气势瞬间消失,身体也恢复了原本的弯腰驼背模样。

先前怒气冲心,秦风还没觉出什么,现在经过老者的提醒,还真的感受到了,自己先前的疲惫之感,已经完全消除,整个人现在精神极佳。

“好像力量也增加了不少。”

“老...先生,你刚才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秦风努力的将那个‘头’字给咽了下去,毕竟这老头也太奇怪了。

要知道秦大少虽然坏事做了不少,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人笨,要不然他从小坏事做过千八百件,甚至还设计扳倒了一个比秦家权势还要大的家族,也不会甚少吃亏了。

而那些怪力乱神,妖魔怪事的事情他虽然从小就不相信,但他刚才的的确确是走了几个小时之后,浑身疲惫不已,现在却精力充沛,力量都好像加强了不少,这中间发生的一切,也就只可能与刚才吃下去的那颗黝黑发霉的圆球有关了。

而能够拿出这样一颗奇异圆球的老者,在加上展露出来的气势,只怕他应该就是江湖之中那些传说的隐士,本人是有一点本事的。

看门老者没有回答秦风,只是看了一眼他后,转身又向前走去,那要死不活的声音再度响起:“既然有力气了,就快些上路吧!老朽可不想等到天黑还到不了山门。”

“山门?”秦风心中诧异。

虽然云洲多山,但是在云洲城内却是连一座小小的丘陵都没有的。

目光不由得向四周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大山,更没有看到老者口中的山门,心中不由得奇怪不已。是不是这个老东西已经老的糊涂了。

不过鉴于这看门老头颇有些神秘,好像那武教门习所说的江湖隐士,秦风对比了一下,觉得自己可能不一定打得过这个老头,暂时抑制住了要暴揍其一顿的冲动,移动脚步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秦风终于明白老者口中的山门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从早上一直走到夕阳快落下去的时候,终于走到了那看似近在眼前的内院处。

但是当老头打开内院院门的时候,展现在秦风眼前的不是屋宇楼阁,而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秦风吃惊的张大了嘴。

要知道他从小生在云洲,云洲城四周千里内的名山大川,他也几乎都去玩耍过,却从来没有听说有这么一座高山,而且水月门虽然占地极广,但里面如有这么一座巍峨高山的话,只怕大整个云洲城也早已经看到了。

“这座山从何而来,这水月门究竟又是一个怎么样的所在?”秦风心中疑惑不已,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梦。

“小子,看到那条山路没有,从那里上去,就是水月门了。”看门老者却没有理会秦风的惊讶,伸手指着那巍峨高山的一条山间小道说道。

秦风顺着老者所指的方向,努力的将眼睛睁开到极致,终于看到了那一条蜿蜒的小路。

“从这里上山?”秦风望着这巍峨的高山,吞了一口口水,“这他妈也太高了吧!”

“老先生,你不送我上山吗?万一我在山中迷路了怎么办?”

秦风一脸媚笑的看着老者。

这看门老头虽然可恶,但不知为何,秦风总感觉有他在前面带路,就十分的安心,现在要他自己一个人走这条不知道多长的山路,那简直如同要了他的小命一样。

而且这巍峨高山,丛林密布的,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凶兽毒虫,到时候一个不好自己的小命可就搁在这里了。

“水月门规定,除内门弟子外,一律不得上水月山,违者格杀勿论。”老者看着秦风,仍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语气:“老朽只是水月门的一个外门弟子而已,无权进入水月山。”

眼见秦风呆立原地,怔怔的望着水月山,看门老者眼神深处闪过一丝笑意,口中却是提醒到:“你还不快点上山的话,要是等到天黑下来,山中的一些东西跑出来,那你可就危险了。”

似乎为了印证老者所言不虚一般,一声巨大的狼嚎声响了起来。

“这,天还没完全黑吧!怎么就有狼出来了。”秦风听得这声狼嚎,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一脸苦色的问道。

要知道他可还没有享受够人生,如果就这样平白无故的做了狼的腹中餐,岂不是冤死了。

“要不老先生,我明天在上山好了?”

“不行。”

“老先生就不能通融一下?”

秦风说话的时候,拿出了一片叶子,一片金色的叶子。

老者伸手接过了金叶子,眼神微微有了一丝笑意,口气却是丝毫不松:“还是不行,水月门规定,一旦错过了今日,你就不能进入宗门了,除非你自动放弃进入水月门的机会。”

“放弃进入水月门的机会。”秦风苦笑了一下,他倒是想,可一旦他真的这样做了,那他父亲还不把他给打死,而且他先前已经在父亲面前做下了承诺,要成为一个强大的修炼者,他虽然不堪,但对于自己父亲做出的承诺,即便要了他的性命,他也是会遵守的。

既然躲不过,秦风心下一横,也干脆放开了,心中暗骂两句看门老者,手上却是整了整身上的锦缎长袍,昂首转身走向那条蜿蜒的小路。

夕阳照射在秦风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出很长很长,原本准备关闭内院门的老者看到秦风的背影,好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物一般。

略微的沉吟了片刻,看门老者开口大声道:“小子,一个月,一个月后如若你还有命活着的话,再来这里找我吧!到时候我送你一个天大的机缘。”

小说《纨绔修仙》 第二章 看门老者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历史小说
  3. 鬼怪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