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333娱乐场

您的位置 : 金沙js333娱乐场 > 小说库 > 玄幻 > 玄逆之境

更新时间:2019-04-15 15:11:33

玄逆之境 已完结

玄逆之境

来源:腾文 作者:佚名分类:玄幻主角:安争

完结小说《玄逆之境》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安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让心怀善念的人过上土豪日子,把世间无耻之徒打入地狱,善因善果,恶因恶报,毫厘不爽,丝毫不差,开启一个境界,走逆行之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家的人似乎很有礼貌,将那重重的三千两银子送到了安争那个寒酸简陋的小院子里。杜瘦瘦看着满满的银子,眼神里有一种安争熟悉的东西,而这种东西是安争最厌恶的。他走到杜瘦瘦身笑着道:“喜欢这些?那就都送给你好了。”

杜瘦瘦愣住:“你说什么?”

安争道:“我说了,你喜欢就都送给你好了。”

杜瘦瘦结结巴巴地道:“可是这些都是你的。”

安争揽着杜瘦瘦的肩膀:“胖子,有件事我希望你记住,银子很好,特别好,能带给我们好的生活。但是银子再好,也比不过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如果你喜欢,那么你就都拿去。你是我的朋友,别说是这些钱,你之前为了我就是去死都不怕,我也一样。”

杜瘦瘦激动不已,抽动了几下鼻子像是要哭:“安争,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够意思!可是这钱我还是不能要,这些钱都是你打拼来的。

安争一摆手:“胖子你再记住,钱再好也不过是个工具罢了,让咱们日子过得更好的工具而已。只要是工具,就永远也不会比任何人之间的感情分量更重。不过,有件事倒是我疏忽了......以咱们两个现在的力量,守的住这银子吗?如果你拿回家交给伯父伯母的话,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反而是灾难。”

杜瘦瘦的脸色变了变:“那咱们怎么办?”

安争道:“容我想想,现在我把恶霸会那些家伙揍了的事已经传遍了南山街,那些小地痞流氓应该会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可是你知道在幻世长居城这个地方,三千两银子,足够让很多人送死了。你现在就回家去,带着伯父伯母住到学堂里,晚上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学堂是九大寇的地盘,暂时应该没有人敢胡乱去闯。”

杜瘦瘦紧张的拉了安争一把:“你怎么办?”

安争笑着说道:“在酒馆外面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怎么才能以后过的舒坦些,可不仅仅是光有钱就行了,还得让那些恶人怕你。只有让恶人怕了,才没有那么多麻烦。这三千两因子就是一个大坑,我站在这等着来跳坑的人。”

“安争,我陪着你!”

杜瘦瘦坚定的道。

安争推了他一把:“快走吧,那些知道了消息的人未必不会去找到你家里打听银子的下落,他们那些人做事没底线,万一伤到了你父母怎么办?你现在赶紧回去,带着父母去学堂。”

杜瘦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转身跑出去,一边跑一边回头喊:“安争你等我,我把爹娘安排好就过来陪着你。刀山火海,一起去。地狱天堂,一起闯!”

安争对杜瘦瘦挥了挥手臂,转身看向屋子里面。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推开,九大寇之一的寇六缓步走了出来。看得出来,寇六的脸色格外的不好看。而安争似乎早就知道寇六会在这似的,一点儿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寇六走出来,看了看院子里立着的木桩和木人,也看到了地上丢着的一把柴刀。木人显然是安争自己削出来的,不过是有个人形罢了,但是木人上所有经脉穴位都已经标注了出来。之前寇六就看过,这些经脉穴位标注的极为精准,分毫不差。而在那些要害上,刀痕十分明显。

“你没有说谎。”

寇六指了指木人:“你果然一直在训练自己,现在你的出刀已经十分精准,从那些刀痕来判断,你每一次出手都能准确的击中敌人的要害。所以我更不能理解,为什么你在学堂里表现的那么软弱。如果你把你对那木人的凶狠表现出来,高第他们肯定不敢欺负你。”

安争耸耸肩:“我在学堂已经解释过了,不想再说一遍,无非是为了活着罢了。”

寇六看了看那满满的银子:“你在酒馆外面的事我也知道了,那些人都是陈家养着的狗,不过是陪着陈家小少爷玩罢了。陈家的实力很强,强到我们都不得不给些面子。而这个面子的重量,最起码比你重,哪怕你已经表现出来让我感兴趣的潜力。”

安争道:“我知道的六先生,所以你来只不过是想看看我有没有说谎,然后你就会离开。”

寇六点了头:“没错,我会离开。我想培养你,可我也不想因为你得罪了陈家。你以为陈家给你三千两真的是因为看重你?”

安争撇了撇嘴:“最起码在今天之前,我不值这三千两......陈家给这三千两,是因为他们要对九大寇动手了。如果九大寇护着我,那么陈家自然有理由对你们宣战。就说你们怂恿学堂的弟子打伤了他们的人,而陈家为了保证稳定和维持与九大寇的关系,甚至给了三千两银子赔偿。然而九大寇竟然不知好歹......”

安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寇六打断:“你的头脑也超出了我的想象。如果一会儿有人来的话,我绝不会出手,但是我也不会主动把你交出去。九大寇虽然在幻世长居城算不上多了不起的人物,但还不至于怂到跪下来求饶的地步。如果你能活下来,我收你为弟子。”

说完,寇六转身离开了这个破落小院。

“六先生!”

安争看着寇六的背影喊了一声:“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这件事和杜瘦瘦没什么关系,最起码保证他们一家人没事,行不行?”

寇六的脚步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道:“好!九大寇的学堂,还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闯的。闯你家和闯学堂,是两回事。”

安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安心不少。如果自己的实力恢复哪怕万分之一的话,也不至于保护不了一个杜瘦瘦。九大寇未必是说话算话的人,但是越是坏人越好面子,如果陈家的人真的冲击了学堂,那么九大寇也就不得不迎战了。

“六先生,还有一个问题。”

安争又喊了一句:“为什么好人做事就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管着,什么秩序啊什么法则啊,这些都把好人行事约束的死死的。而坏人呢,就能无视任何规矩,肆无忌惮的做事。这个世界上,到底应该好人当道还是坏人当道?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公平?”

这次寇六站住了,站在那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摇了摇头:“如果好人可以为所欲为,还是好人吗?”

安争回答:“那就要看,初心还在不在了。”

寇六没有再说话,快步离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安争的话触及到了他心中的某些软弱之处,看起来他走的极为匆忙,脚步也很乱。对于一个体术已经有了不俗境界的人,怎么可能会连走路都不稳了?

安争在看着寇六离开的时候,眼神里出现了一些很复杂的意味。

等寇六离开,安争一脚将那大箱子踹翻,需要几个壮汉抬来的大箱子被他一脚踹的翻滚出去,银子洒了一地。安争用脚踢着,把那些散落在地上的银子围成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圆圈,然后搬了把椅子放在圆圈的正中。

弄完了之后,他把猫儿放进自己衣服里,这猫儿看起来以前应该是担惊受怕的久了,在安争身边变得有了安全感,极喜欢睡觉。安争摸了摸猫儿的头轻声说道:“这世间有太多不公,可是规矩偏偏管不住坏人,只能管管好人。以后你跟着我,咱们用自己的方法来重建秩序,就从这幻世长居城开始吧。这里恶字当头,咱们先以恶除恶。有时候善行路,要行走在恶丛之中,披荆斩棘。给你取个名字,以后就叫小善。”

他回头看了一眼地上丢着的那把柴刀,忍不住微微摇头。

没有趁手的东西啊......将就吧。

他将那把崩了无数缺口的柴刀捡起来往腰带上一插,走到银子围成的圆圈正中坐下来。才坐下,又哎哟一声站起来,刀插在腰带的位置不太好,坐下去的时候顶着某个比较重要的部位了,险些切了去......安争把手伸进裤子里把那东西摆正,惊讶的发现这个十来岁的小小躯体,居然很让人惊喜......

“身子又瘦又小,这玩意还挺肥壮,这是营养严重不均衡啊。”

安争坐了下来,闭目养神等天黑。

当他听到无数细碎的脚步声传过来的时候,太阳还没有落山。安争忍不住叹了口气,贪欲总是让人变得这么没有理智。最先来的这些人肯定不是陈家的,陈家的人不会这么沉不住气。从来的这些人的脚步声来判断,都是一些不懂得武艺的凡人,脚步虚浮,声音却很重。

安争拍了拍腰带上的柴刀,说了一声今夜让你饱饮一场。

“我的天,那么多银子!”

篱笆墙外面传来一声贪婪的惊呼,然后就是有人用威胁的语气喊:“那个小兔崽子,你要是聪明点就立刻滚蛋,这些银子是大爷的了。你要是不知好歹,一会儿一刀捅死你!”

“小子,你听到了没有,给你个机会逃命。不要以为在街上打了几个小混混就了不起,幻世长居城卧虎藏龙,我们不是你惹得起的。识相点就赶紧给老子滚蛋,不识相就别怪一会儿我们下手太狠了。”

“费他妈的什么话,进去拿银子!”

安争抬起眼皮看了看,好家伙,外面至少来了六七十人。贪婪都挂在这些人的脸上,个个面目狰狞扭曲。在幻世长居城这个地方,这种狰狞随处可见。

安争的视线扫过那些人,很认真的问了和刚才问寇六一样的问题:“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好人做事会被各种道义和规则约束,而为什么坏人能为所欲为?如果坏人应该当道,那么公平在哪儿?”

“他妈的谁管你好人坏人的,老子是来拿银子的!”

“扯他妈的什么蛋,幻世长居城里就没有好人。”

一群人一拥而上。

远处,街口。

陈普看着那些冲进篱笆墙破落小院子里的人,嘴角上挂着冷笑:“这群疯子,真以为抢得走我们陈家的银子?你们再等等,看看九大寇的人出手不出手。如果九大寇的人来维护这小子,你们就上去,说咱们的人是来探望安争那个小子的,结果被打伤了,让九大寇给个说法。如果这件事做好了,南山街九大寇剩下的地盘,就算不能一口气拿过来,也给他们剩不下多少。”

他的话才说完,脸色就变了:“等一下!”

远处,小院里,银子围成的圈有两米大,圈子外面已经躺了一地的人,只要是有人靠近那个圈,安争的柴刀就到,刀刀不留情。不过片刻,银子就变成了红色,银子外面倒下的人成了堆,那个看起来十来岁的少年郎,像是一头还没成年的凶兽,却已经露出锋利的獠牙。

安争的刀很钝,一把砍柴刀用来切肉,显然不是很顺手。当然,肉的感觉可能会更深刻一些。此时倒在银子圈外面的那些人的哀嚎声,比**叫春的猫还要凄厉难听。血把银子染成了红色,渗透进了泥土里面,泥土染成了灰黑色,就好像人心里的阴暗面一样。

两米直径的圈子并不大,恰是安争跨一步出刀的最佳距离。他站在白银组成的圈子正中,不管是往哪个方向出手,跨一步而出刀都恰到好处。那把柴刀或横扫或劈落,每一击都让一个人倒地不起,很快白银圈外面倒下的人就堆起来,但都一息尚存。

按照安争的性子,杀人实在算不得什么。可是安争心里有一条线,线上的人必死无疑,线下的人可以留一条命。这个线就是作恶的度......现在冲进来的这些人还没到该死的地步。

当地上倒下去的人超过一半,几十个人围着白银圈都堆成了一堵人肉矮墙的时候,外面那些人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们开始退缩,互相看着,眼神里的意思是你还不上?而回来的眼神含义是你为什么不上?南山街械斗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放眼幻世长居城这种打斗就更加的习以为常。

但被放倒的是一群壮年,出手的则是一个十来岁的瘦弱少年,所以场面看起来格外的震撼,一种带着血腥暴力美的震撼。

安争抹了抹溅在他脸上的血,那温热让他找到了一点当年快意恩仇的感觉。当初他就是这么一刀一刀杀出来秩序的,一刀一刀杀出来法则的。

“你们还有没有回答我,为什么好人要守规矩坏人却不必?这规矩到底是给谁立的?”

那浑身是血的少年,微微昂着下颌认真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敢把他当成一个**。

“因为......只有破坏了规则才能做坏人?”

圈子外面,有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壮年汉子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双腿都在发软打颤。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奇幻小说
  4. 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