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333娱乐场

您的位置 : 金沙js333娱乐场 > 小说库 > 武侠 > 风雨天澜录

更新时间:2019-03-06 10:42:24

风雨天澜录 连载中

风雨天澜录

来源:掌文 作者:应扬分类:武侠主角:白炎

独家小说《风雨天澜录》是应扬所编写的武侠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二十年前,飞来峰武林大会,已经当上盟主的君霁云,竟然做下一桩弥天大错;十八年前,飞扬一时的漠北邪派冷光门,突然被灭门;江南沧澜山庄的少主白炎,为了探查血案,步入险恶江湖,不意间发现十几年前扑朔迷离的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雨氏两兄弟在楼里低声谈了约摸一炷香时间,众人也无心去听,正都想着自己的大事。突然楼里发出雨扬夏的惨呼,其声极是凄厉。楼外众老一齐失惊,方刚摸到腰间的宝剑准备冲进去时,只见面前青光一闪,一道人影随剑而走,倏忽间已至楼内!其余众人,竟无一人拔出了宝剑。
这人正是现任庄主白枫,白枫任庄主以来,已经鲜有出剑之时。除却八年前在飞来峰深山幽谷之中,和君霁云相较短长以外,再无第二次出手。大多数人不曾见他亲自用剑,此时才知现任庄主的剑法,较之当年神剑君子、"乱雨银丝"雨大侠,倒还要高了几分!
众人惊骇一阵,才反应过来楼内剧变,待得破门而入,只见雨扬夏蜷缩在地下,背心血如泉涌。细看之下,他身上一袭缃衣却仍完好无损。当中白炎最是少年性急,尖声连唤。说着上前探他鼻息,却被一旁的白枫止住:"炎儿,你不用试了,雨二师兄的气息已绝。"
话音极是沉重。
"刺客呢?"
"跑了。"
"长什么模样?"
"不曾看见。"
众人正乱成一团的时候,雨扬春脸上却不见悲容,只是呆呆卧在那里,一言不发。见着庄主神色有异,嘈杂声也渐渐止息,雨扬春这才说道:"白师弟,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二弟命中或许该有此一劫。只是,只是……哈哈哈哈哈。"说到此处,竟尔狂笑起来。
白枫见他忽尔狂笑,眉头一刍,沉声道:"大师兄,人死不能复生,还请你节哀顺变。白枫既忝任庄主之位,必当为寻明奸凶,为二师兄报仇雪恨!"
雨扬春却不理会他,自言自语道:"我素有一剑纵横天下之志,怎奈奸邪作祟,壮志难酬。如今身染巨疾,衣食皆乞于人。可惜,可恨!"这话说得十分悲悯,众人听得越发蹊跷,只道他是因为二弟忽然离世,太过悲怆以致心智失常了。
正要上前宽慰,雨扬春又忽然大喝一声,喝罢大放悲声。众人见他哭得痛彻心扉,都不敢上前拂他的意,雨扬秋坐在后边,也暗自神伤。只听他哭声渐希,到得后来,竟渐渐没了声息。
白枫这时才敢上前,正要开言宽慰,却觉着事情隐隐不对--原本雨扬春命在顷刻,气息奄奄,呼吸应当沉重无比。怎的现在一点动静也无?他心内一惊,连忙伸手探他鼻息,这一探竟是气息全无,已然归天了。众人见他神色有异,也都猜到了七八分,一道道目光扫来,似乎都在询问。白枫无奈之下,只有点了点头。不知是谁率先痛哭起来,跟着一群男女纷纷攘攘,哭成一片,惊涛堂内遍地哀声。
白枫毕竟是掌门之尊,第一个知觉噩耗,也迅速镇定下来,安慰众人道:"生死有命,大师兄病魔缠身数月,这下也算是解脱了。"话虽如此说,但声音已经微微颤抖了起来。
"大哥、二哥生前最喜灵隐寺风景,白庄主,依小弟之意,不妨就将他二人葬于灵隐寺后,由寺内僧人看管灵柩。我大师兄一世劳碌,故世之后还是给他寻个清净地方为好。"雨扬秋早在十年前就已成残废,十年来看破生死名利,万物不萦于怀,但此时两位兄长同时辞世,也不由得他不悲伤了。
"杀二庄主的人是谁?"
"这样的手法我见过,却没有个准信。"白枫徐徐道,"相传盈虚派宗师君霁云有一招'神离飘然掌',可以透衣伤人,威力极猛。"
"君霁云?那个江湖传闻中的'天下第一高手'君霁云?他不是八年前逃往吐蕃,在半路就死在安禄山的兵燹之下了么?"
"君霁云或许是死了,但他的徒弟肖子凝一直没有下落。这么些年来,盈虚派绝迹武林。"
时值晚春,西子湖畔本不如开春那般秀丽光景,杨柳已老,群芳渐谢。放眼孤山一片景,却作故时天际云。不知是不是这节气的缘故,沧澜山庄也失了几分生气。原本江南水乡一派大庄园,如今尽垂素绫。山庄后院里立着两尊灵位,一瓣瓣落花飘落灵前,显得更是凄清。
眼下时辰已到,一群人缓缓踱入后院。为首那人坐在一张白色大轿上,轿身妆满白花,甚是凄凉。谁能想到坐在轿子上的那人,是那个曾经仗剑西北大漠,追凶千里的沧澜三公子"浴血残枫"雨扬秋?此际看到两尊灵位,眼泪止不住地落下。身侧一人拍拍他肩头道:"雨三侠,生死有命,你也莫太伤心了。"说话这人就是白枫,他虽然贵为一派掌门,但面前这两尊是雨扬春、雨扬夏的灵位,自己也不便居上,只好站在身旁宽慰。
雨扬秋点头致谢,接着由小童搀扶,跪倒灵前,深深低下头去。接着身后沧澜众老都低头拱手,站在两旁,面色多是沉重。这时众人当中右首一个小子蹿了出来,到雨扬春灵前"扑通"、"扑通"叩首三下,口里道:"雨大伯,沧澜山庄现今在我爹爹手下打理的很好,你就安安心心去了,江湖恩怨、武林兴衰都放下吧!"说完将那炷香牢牢插入香炉中。
他转身又取了一炷香,在雨扬夏灵前拜了三拜,道:"雨二伯,多谢你陪我耍了这么些年,这些年我快活得很。你生性恬淡不与人争,希望你在九泉之下也快快乐乐。"
说罢也将香插入炉中,退了两步,又道:"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二伯你一生从不招惹是非,却落个如此下场。白炎虽然无能,却也必定手刃凶徒,为你报仇!"
众人来看,这人却是白炎。此时祭典尚未开始,他便越众而前,也当真蹊跷。白枫看得脸上无光,叱道:"你这小子,怎不知尊卑次序?"
哪想白炎少年心性,他不过是伤心于二人之死,耐不住这些礼法,率先上前罢了。这时自讨个没趣,心道:"要是人人都顾先人礼法,那世上再太平没有了。又要什么江湖门派做甚了?"
白枫见他脸上毫无悔改之色,还待再叱,忽听雨扬秋道:"白贤侄和家兄嬉闹多年,早是忘年之交。家兄泉下有知,必不致见怪。"白枫"哼"了一声,这才不说话了。
沧澜群人林立灵前,沉默了一会儿。眼见时辰将至,祭典就要开始,忽然庄外响起一声暴喝,一个粗犷雄浑的声音道:"大哥,小弟听说你出关了,为你开心。但你怎么病了呢!现在好点了没有,小弟从吐蕃国赶回来的啊!"在场诸人听了这话便知来者必然是雨四侠雨扬冬,他方从吐蕃归来,哪知庄内之事?白枫一听此言,面色急转,连忙快步迎了出去。
雨扬秋、白炎二人跟了出去。走到庄前,就看见一个腰大十围的大汉大咧咧地走进庄来,后头一个伙夫肩上担着两大担行李,累得气喘吁吁,想来背的是些从吐蕃国带来的物事。他本来见白枫三人浑身衣素迎了出来,大吃一惊,道:"这……你们怎么穿成这样?难不成我晚到一步……呸呸呸!"
雨扬秋叹了口气,道:"大哥、二哥……"说着气息一顿,几乎晕倒。雨扬冬赶忙上前将他扶住了,细细相问。雨扬秋太息许久,才将故事本末原原本本说了出来,雨扬春如何身染沉疴、雨扬夏又如何遭人暗算等等事情一股脑说出。
雨扬冬甫回江南,本来只道是大哥身染小恙,忽的惊闻此变,只是悲苦异常,连声哭吼。当下说要去拜祭二位兄长。
白炎就待携他入内,却听雨扬秋道:"四弟,你这身异国装束,出入灵堂恐是不便吧。跟我换上丧服,再去祭拜大哥、二哥不迟。"
雨扬冬连连称是,二人别过白枫一行人,由童子引路,转到侧厅,又过几扇偏门到了一处内室。雨扬冬还觉着蹊跷,正要问话,只见雨扬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跟着招呼小童在内室小床下翻找了半天,才拿出一件丧服来,道:"你过来,为兄给你披上衣服。"
雨扬冬知道事有蹊跷,走到身前。雨扬秋屏退童子,一面给他披衣,一面凑在他耳边低声道:"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这庄里藏着一个大阴谋,你当早早设法逃走!"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仙侠小说
  3. 总裁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